豪猪养殖IOS
豪猪养殖 龟鳖养殖
产品导航  
       豪猪养殖首页
       产品
       销售
       豪猪养殖下载
       材料
       植物生长调节剂
       运输
       豪猪养殖开户
       反馈
 
 

  您现在的位置:豪猪养殖 > 龟鳖养殖 > 正文

郭乐鸣中短篇灵异小说集

郭乐鸣中短篇灵异小说集

  ×年×月×日  快六个月了。

  我去医院检查了,孩子一切都挺好,就是大夫不告诉我男孩女孩。   我缠着她问了几句,她也不告诉我。

  “怎么就你一个人来?你家里人呢?”她问我。

  “呃,他们都忙。 ”我陪着笑脸。

  她看了我一会儿。   “你多大了?”她问。

  我就怕她问这个问题,搞得我跟中学生偷偷怀孕似的。

  “我二十二了。

”我说。

  “不像呀,你有二十二?”  我故意瞪大眼睛。   “不像吗?我那么显小呀?谢谢您夸奖我。 但我真的二十二岁。

”我说。   大夫被我搞得无可奈何,不再纠缠我,不再乱问我问题。

  从医院回来,我考虑再三,我觉得,我该跟我妈摊牌了。   不能再等了。   头三个月,我反应挺大的,老是吐啊吐,幸好妈妈不常在家,而妈妈在家的时候,我一有感觉,就提前往卫生间跑,锁紧卫生间的门。 过了三个月,就好多了,也想吃饭了,我尽量穿宽松的衣服,在卫生间洗完澡,也是穿好衣服再出来,我害怕妈妈发现我逐渐变形的身体。   还好,妈妈太忙了,没注意到我的变化。

  但是,遮掩到现在,真的不能再等了。

  六个月了。

  无论如何得跟妈妈说了。

  可是,妈妈会怎么反应呢?  她一定会勃然大怒。

  她的乖乖女居然怀孕了,居然没有结婚就怀孕了,她怎么能受得了这个,我那可怜的妈妈。

而且,乖乖女还不能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,这会让她更受不了。   是的,我不能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,不能。

  我也无从说起。   趁着你酒醉,钻到你的床上?  我能这么说么?  肯定不能。   那些世俗的人们,不定会怎么说呢。 我不能让他们玷污我对你纯洁的爱恋。   也许,孩子生出来,你父母看在孩子的面子上,会认这个孙子,但他们会怎么想我?一定会觉得,我贪图你优越的家境,贪图你家的地位,我想母凭子贵。   我的确也有贪图。

  我就仅仅贪图你。   贪图你给我的孩子。

贪图你给我的最珍贵礼物。   别的,我什么也不贪图,我也不想让别人那么说我。

  我已经决定了,无论如何,也不能把你说出来。

我要把你当成一个秘密,深深埋在我心底。 也许,孩子将来长大了,我会告诉孩子这个秘密,告诉他秘密,无非是让他知道,他的父亲很优秀,并不想贪图你一点什么。  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妈妈回来了。

  她提着一兜水果回来了,那是你妈妈给我妈妈的,是新奇的水果,我叫不上来名字。   妈妈招呼我过去看。   “没见过吧?”她问我。

  我摇着头。   “我现在就剥给你吃,可甜呢,要不是太多,怕放坏了,人家还舍不得给咱们。 ”妈妈说。

  她剥了一瓣递给我。   她看着我吃下去了。

  她满怀期待地看着我。

  “怎么样?甜吗?”她问。

  “嗯,甜。

”我说。

  妈妈乐开了花,她又剥了一瓣给我。

  “妈妈你也吃么。 ”我说。

  “妈妈不吃。

妈妈在人家家里干活时,已经吃过了,这带回来的,都留给你吃。

”妈妈说。

  我赶紧撇过头,免得让妈妈看见我眼里的眼泪。

  什么好东西妈妈都是自己舍不得吃,留给我吃。   可是,妈妈呀,今天我要让你伤心了,真是太对不起了。

  “来,我再给你剥一个吃。

”妈妈说。   我阻止了她,但她还是自顾自地剥水果。  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。   “妈妈,我想跟你说件事。

”我说。   “恩,你说呗。

”  我又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,一字一字说了。   妈妈并没有马上意识过来。

  但她逐渐在意识过来。

  她停下来手。   “你说什么?”她问。

  我又一字一字说了一遍。   “我怀孕了。

”我说。

  妈妈瞪大了眼睛,然后,她又笑了。   “你跟我开这个玩笑干嘛,这玩笑不能瞎开的,知道么,傻姑娘。 ”她说。

  我真遗憾,妈妈。   “这不是玩笑。

”我说,“已经六个月了。

我要把孩子生下来。

”  妈妈眼睛又睁大了,水果从她手里掉下来,啪地一声落在地上摔了稀巴烂。   妈妈的嗓门突然提高了。

  “是怎么回事?那个男人是谁?他是不是强迫你了?引诱你了?你是不是受人欺负了?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”她问,近乎嘶喊。   “没有人强迫我,也没有人引诱我,我爱他,爱孩子的父亲,我要把孩子生下来。 ”我说。   “他是谁?告诉我,他是谁?”妈妈还是嘶喊。   “原谅我,妈妈,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。 ”我慢慢说。   “为什么不能告诉我?”  这个事最不好解释啦。

  但我还得硬着头皮解释。

  “我不想影响他。

原谅我,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。 ”我说。   “什么叫不想影响他?他结婚了?”  我的脸羞红了。   “说什么呢,我怎么会喜欢有妇之夫呢。

”我说。   “那你干嘛不告诉我,是你同学?”  我摇着头。

  “原谅我,我不能告诉你。 ”我只是说。   “到底因为什么你不告诉我?”  “我有我的原因。 ”我说。   妈妈抬手给了我一个耳光,印象中,这是我十岁以后,妈妈第一次打我。   “什么狗屁原因呀,快告诉我,那个男人是谁,是谁。 ”妈妈说。   我捂着脸,窝在沙发里,默默无语。

  妈妈太愤怒了,扑上来打我。   没头没脑地打我。

  我一声不吭,任由她随便打,我只是弯着腰,保护着我的肚子。

  打了一会儿,妈妈停手了,她瘫坐在地上,嚎啕痛哭。   听着妈妈哭声,我心如刀割。   但我还是默默的,一动不动。

  突然,妈妈直起身,双膝着地,向我跪下了。

  “妈妈,你这是干什么呀?”我连忙说。   妈妈朝我作着揖。   “妈妈求求你,告诉妈妈,那个男人是谁?”妈妈说。

  我拉妈妈起来。

  “不,你不告诉我实情,我就不起来。

”妈妈说。

  我只好慢慢也跪下来。

  和妈妈面对面跪着。

  我一声不吭,只是,流了一脸的眼泪。   妈妈摇晃着我的肩膀。

  “告诉妈妈呀,告诉妈妈。 ”妈妈说。   “妈,真对不起,我真的不能告诉你。 ”我说。   妈妈呆住了。   过了一会儿,她慢慢起身,往她卧室里走。   她并没有看我。   “滚,你给我滚,以后,我再也没有你这个女儿。 ”妈妈说。

  声音倒不大,但我听起来就像霹雳。   妈妈慢慢走进她的卧室,关上了门。   这倒也在我意料之中。

  我那么不听话,那么让她伤心,她赶我走,她对我绝望,我能理解。   我开始收拾我的衣物。   我大概存了两万多块钱吧,是我这么多年的压岁钱还有打工挣的钱一点点积累起来的,就是想留在现在用。   但是,装满衣服的箱子太沉了,我倒也能提得动,但我怕对孩子不好,所以,我是慢慢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下。   五楼的门开着,有人探头探脑朝外看。   他们一定是听到了我和妈妈的争吵,想看我们的笑话。

  五楼的住户是势利眼儿,我一直很讨厌他们。 他们想看到哭泣的我,那他们错了,经过他们房门时,我尽可能把腰挺的更直。

  我的心也坚硬起来。   没什么,为了我和你的孩子,我什么都不怕。

  天晚了,租房子也来不及了,我就近找了个小旅馆,住了下来。

我打算明天就去租个便宜点的房子,然后,等着宝宝的降生。   没什么。   在小旅馆里写到这里,我觉得,我坚强极了。

  最难的一天就要过去了,也没什么。

 
 

上一篇:4月21日,福州全市将试鸣防空警报

下一篇:保险资金投资股市比例上限或提升

 
豪猪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www.485689.com豪猪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